佚名

男孩(六)

灵超和陆定昊最近私底下给陈立农起了个别称:粘人农。
一开始他们以为陈立农只是好学而已,练习的时候贴着尤老师,下课吃饭的时候也霸占着尤老师,好像有很多问题要问。后来他们发现自己太天真,这个笑眯眯的大男孩好像有着极其强烈的占有欲,将尤长靖死死地划在了自己的圆圈里。
“你知道吗,那个粘人农昨晚又在我们宿舍待到熄灯,他最近吃错药了吗?”陆定昊和灵超吃完盒饭准备去扔掉,提起某人就忍不住翻了个白 眼。
“他怎么粘完洋哥粘尤长靖,不能去和林彦俊做好兄弟吗。”灵超拆开一杯酸奶喝着,说话有些不清晰。“眼不见...”
“咳咳,你说话还是要遮掩一下,不然同一个组合的我很难接话诶。”陆定昊知道灵超一直不太喜欢林彦俊,无奈地看了看天。
“不过虽然这个粘人农又心机又和洋哥玩,比起某人,我觉得他对尤长靖是挺好的。”
“恩,好的像个无事献殷勤的初恋小男生,哈哈哈哈。”

陈立农打了个喷嚏,摸了摸鼻子。
“感冒了吗?”旁边的尤长靖一脸关切,“一会就要上台了,今天可千万不能生病。”
“那明天可以生病吗?”陈立农一脸坏笑。
“明天也不可以!”尤长靖没好气地敲了他一下,“农农你学坏了!”
陈立农笑嘻嘻地看着他,觉得上台前的紧张被一扫而空。

没过多久《戒烟》全组来到后台集合,此时的台上是步入尾声的《ZERO》。
“这首完了是不是还有一首才到我们?”陆定昊戳了戳尤长靖,发现对方正目不转睛地看着屏幕。
屏幕上一闪而过有个白发帅哥。
陆定昊收回视线,正想叫尤长靖回回神,却被旁边表情有些可怕的陈立农吓了一跳。
直到《ZERO》谢了幕,陆定昊再看过去,发现刚才的自己仿佛产生了错觉。此刻的陈立农还是那个眼睛带笑的大男孩,他左手胳膊搭在尤长靖肩上,一边说了句什么,一边舔了舔嘴唇。而尤长靖右手抬起,握了握陈立农的手腕。
陆定昊突然觉得这个场景有点,难以言喻的少儿不宜。
他目视前方,心里默念着阿弥陀佛,我什么都看不见。

晚上的舞台结束后大家陆陆续续都换掉了演出服,陆定昊刚穿好外套,侧过头发现刚才还在边上说个不停的尤长靖没了身影。

这不省心的笨蛋!是迷路了还是被粉丝围了?

陆定昊像个担忧的老母亲,正打算叫人一起搜索失踪人口,一到走廊,就听见对门传来了熟悉的声音。

“被我发现啦,你不是最近说不吃巧克力了吗,不自觉哦农农~”

门只是虚掩了一半,陆定昊很容易就辨别出了害自己担心的某人抓着另一个人的手,笑的没心没肺。

而被他抓住的那个人笑的更灿烂,只见他将手举高,然后撕开手中的某样……大概是巧克力,喂到了尤长靖嘴边。“本来就是想拿来奖励最近辛苦减肥的尤老师的,嗯?张嘴。”

陆定昊眼睁睁看着没骨气的尤老师乖乖听话,张开嘴咬了上去。好像吃的时候呜呜不清地说了句“这还差不多。”

对面那个平时看起来单纯可爱的大男孩,收回手后舔了下刚才拿巧克力的手指,笑的意味深长。


阿弥陀佛

陆定昊觉得自己快要成王子异了。




————还没有接到我原先写的主线上,感觉写成了流水账……

评论(20)

热度(119)